欢迎进入北京亦庄律师法律咨询网,为您提供各种亦庄法律咨询服务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免费咨询
 黄继保律师的手机:1391-152-5319;如遇开庭无法回复您也可以短信留下联系方式!
您当前所在位置 >>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北京某服装服饰有限公司与朱某运输合同纠纷上诉案
律师合同网

北京某服装服饰有限公司与朱某运输合同纠纷上诉案

发布时间:2013-9-2  文章来源:  打印本文
信息提要
上诉人北京某服装服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服装服饰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朱某运输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2013)大民初字第2440号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5月14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法官杜卫红担任审判长,法官朱英俊和卫鑫参加的合议庭,并于2013年5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服装服饰公司之委托代理人郭某某, 被上诉人朱某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服装服饰公司在一审中起诉称:2011年8、9月期间,朱某为服装服饰公司进行服装运输,在2011年9月28日,9月29日为某服装公司取送过程中共丢失服装44件,造成经济损失10 640元;在8月和9月期间,为服装A公司运输期间共丢失37件,造成经济损失7770元。朱某给服装服饰公司造成经济损失共计18 410元整。诉讼请求:1、请求法院判令朱某赔偿服装服饰公司的经济损失18 410元;2、诉讼费用由朱某承担。

  朱某在一审中答辩称:不同意服装服饰公司的诉讼请求。服装服饰公司出示的证据和协议都是服装服饰公司自己制作的。朱某是服装服饰公司的员工,自2011年4月3日至2011年11月8日在服装服饰公司处工作,而且2011年9月1日至2011天11月8日的工资服装服饰公司一直没有给付朱某。至今朱某申请强制执行已经7个月了,服装服饰公司尚未给付拖欠工资。服装服饰公司经营水洗厂,所有的衣服都是从需要水洗衣服的客户处运来,水洗后再送回去,衣服是由服装服饰公司进行管理和点数的,朱某只负责中间运输。送货的时候衣服没有出完服装服饰公司就让朱某送货,朱某从未签过任何的欠条。

  一审法院经审查:2011年8月和9月期间,朱某曾为服装服饰公司运输衣物,双方并未订立书面运输合同。

  朱某向法院提交(2012)一中民终字第10032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书认定朱某于2011年4月3日与服装服饰公司建立了劳动关系,服装服饰公司安排朱某驾驶汽车为服装服饰公司拉货,服装服饰公司在招聘朱某后并未与朱某签订书面劳动合同。该判决书维持了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2012)大民初字第3138号民事判决,认定服装服饰公司应支付朱某2011年5月3日至2011年11月8日期间未签订劳动合同的双倍工资差额12 000元。服装服饰公司认可上述民事判决书的真实性,但不服上述判决书的判决结果。服装服饰公司、朱某皆认可(2012)一中民终字第10032号民事判决书已生效。

  一审法院经审查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在合同纠纷案件中,主张合同关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当事人对合同订立和生效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主张合同关系变更、解除、终止、撤销的一方当事人对引起合同关系变动的事实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服装服饰公司主张双方存在运输合同关系,并基于此要求朱某赔偿在2011年8月和9月期间因运输丢失衣物的损失,应当举证证明其与朱某之间存在运输合同关系。现朱某提交的(2012)一中民终字第1003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2011年8月和9月期间,服装服饰公司与朱某存在劳动合同关系,服装服饰公司安排朱某驾驶汽车为其拉货。服装服饰公司称双方不存在书面运输合同,而其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双方之间存在其诉讼请求所依据的运输合同关系,且在该院释明后,服装服饰公司坚持认为生效的法院裁判文书判决结果有误,其与朱某存在运输合同关系,而不是劳动合同关系或其他法律关系,故该院认为,服装服饰公司用于证明双方之间存在运输合同关系的证据不充分,服装服饰公司的起诉不符合起诉条件,应予驳回。因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条的规定,裁定:驳回服装服饰公司对朱某的起诉。

  服装服饰公司不服一审法院上述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主要上诉理由是:双方存在运输合同关系,而非劳动合同关系。朱某在2011年8月至9月期间为服装服饰公司运输服装,服装服饰公司支付运输费用。双方虽未签订书面运输合同,但已形成口头上的运输合同关系。朱某在运输过程中丢失服装81件,给服装服饰公司造成损失18 410元。朱某应当对服装服饰公司的损失予以赔偿。上诉请求:撤销原裁定,判令朱某赔偿服装服饰公司损失18 410元。

  本院审理中,服装服饰公司述称其与黄某存在运输合同关系,朱某系黄某雇用的司机,服装是朱某丢失的,所以起诉朱某要求赔偿损失。

  本院认为:服装服饰公司以运输合同为由提起诉讼,应以双方之间存在运输合同法律关系为前提。根据生效的法律文书能够确认:2011年8月和9月期间,服装服饰公司与朱某存在劳动合同关系,服装服饰公司安排朱某驾驶汽车为其拉货。本案审理中,服装服饰公司述称其与黄某存在运输合同关系,朱某系黄某雇用的司机,服装是朱某丢失的,所以起诉朱某要求赔偿损失。故依据上述陈述及本案现有证据不能确认服装服饰公司与朱某之间存在运输合同关系。因此,服装服饰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信。服装服饰公司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七十一条、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上一篇:北京年底前出台分区域分时段限行政策      下一篇:未来征个人所得税将考虑纳税人家庭负担
北京亦庄律师法律咨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