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北京亦庄律师法律咨询网,为您提供各种亦庄法律咨询服务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免费咨询
 黄继保律师的手机:1391-152-5319;如遇开庭无法回复您也可以短信留下联系方式!
您当前所在位置 >>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孙某与北京xx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律师合同网

孙某与北京xx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发布时间:2013-9-12  文章来源:  打印本文
信息提要
上诉人孙某因与被上诉人北京xx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禾木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2)海民初字第0652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3月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法官常洁担任审判长,法官张丽新、朱英俊参加的合议庭,于2013年3月28日、2013年4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孙某与北京xx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上诉案

  上诉人孙某因与被上诉人北京xx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禾木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2)海民初字第0652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3月6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法官常洁担任审判长,法官张丽新、朱英俊参加的合议庭,于2013年3月28日、2013年4月16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孙某在一审中起诉称:2006年11月底,孙某基于嘉禾木公司的信任成为嘉禾木公司在潍坊地区嘉禾木有机肥特许经销商。经销方式为孙某先按照嘉禾木公司出厂价格将货款打入嘉禾木公司在河南济源设立的分公司指定账号后,嘉禾木公司将嘉禾木有机肥从济源分公司送货到孙某所在地,再由孙某进行零售或批发。双方合作近五年,使嘉禾木有机肥在潍坊地区占有率从空白到占有一定比例的客户群,为嘉禾木公司的市场开拓作出了贡献。2011年5月份,嘉禾木公司济源负责人贾某称化肥价格要涨价,要孙某打入20 000元定金,8月初发货,价格按照5月份出厂价。故,孙某在5月17日打给嘉禾木公司20 000元定金,2011年7月31日又打给嘉禾木公司65 000元,共计付款85 000元订购了37吨嘉禾木有机肥。2011年8月3日,嘉禾木公司将孙某订购的37吨嘉禾木有机肥运至孙某处时,孙某发现整车化肥已经全部淋湿,严重影响销售,因此拒绝卸货签收。嘉禾木公司派来的送货司机见货物损坏严重无法交付,慌借与老板协商解决之际,开车溜掉。发生问题后,孙某即告知嘉禾木公司济源分公司负责人要求其解决此事,但嘉禾木公司却将责任全部推到送货司机头上。孙某多次主张未果,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嘉禾木公司:1、退还化肥款85 000元及双倍返还定金20 000元,上述共计105 000元;2、承担诉讼费用。

  嘉禾木公司在一审中答辩称:1、双方之间没有签订书面买卖合同,没有明确20 000元为定金,不同意双倍返还定金;2、嘉禾木公司已将货物全部发给孙某,不同意返还化肥款;3、孙某收到货物后因为化肥淋湿受到损失,应当由承运人承担损失,与嘉禾木公司无关。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06年11月底,孙某成为嘉禾木公司在潍坊地区嘉禾木有机肥特许经销商。经销的方式为孙某按照嘉禾木公司的出厂价将货款打入嘉禾木公司在河南省济源市设立的分公司指定账户后,嘉禾木公司向孙某供货。2011年5月17日,孙某向嘉禾木公司打款20 000元。2011年7月31日,孙某又向嘉禾木公司打款65 000元。2011年8月1日,嘉禾木公司与获嘉县枫华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枫华公司)签订一份《货物运输合同书》,约定由枫华公司承运嘉禾木公司肥料37吨;件数740袋;装货地点:济源;卸货地点:安丘景芝镇;付款方式为:货到目的地后,货物无损,数量/件数无误,运费由客户支付。合同签订后,枫华公司依约将货物运送到指定地点。孙某卸下部分化肥后,发现化肥已淋湿,故拒绝接收剩余货物。

  一审庭审中,孙某称双方口头约定货物交付方式为由嘉禾木公司送到指定地点,运费由嘉禾木公司承担。嘉禾木公司不予认可,称货物交付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由孙某自提,一种是由嘉禾木公司代办托运。代办托运的运费由孙某在收货后直接给付承运人。孙某对嘉禾木公司所述亦不予认可。孙某对其主张未提交证据予以证明。

  一审法院认定以上事实的证据有:孙某提交的明细对账单、账户明细查询、电子回单;嘉禾木公司提交的肥料出库单、过磅单、货物运输合同、货物运输协议、公证书、法律函、光盘及书面录音材料等证据材料及双方当事人陈述。

  一审法院判决认定:孙某与嘉禾木公司虽未签订书面买卖合同,但孙某给付货款,嘉禾木公司提供货物的行为可视为在双方之间业已形成事实买卖合同关系,该事实买卖合同关系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未违反国家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合法有效。双方当事人均应依合同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二:1、孙某于2011年5月17日向嘉禾木公司支付的20 000元是否为定金;2、涉案货物是否是代办托运,货物损毁、灭失的风险应由谁承担。

  对焦点1,庭审中,孙某为证明20 000元是定金,向法庭提交了一份账户明细查询和一份明细对账单。经查,上述证据上均未注明该20 000元的性质。诉讼中,嘉禾木公司提交了一份录音证据,其中,嘉禾木公司职员贾先成提到了定金20 000元的事实,结合该证据,该院认定,孙某给付嘉禾木公司的20 000元的性质为定金。

  对焦点2,庭审中,孙某称双方口头约定货物交付方式为由嘉禾木公司送到指定地点,运费由嘉禾木公司承担。嘉禾木公司不予认可,称货物交付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由孙某自提,一种是由嘉禾木公司代办托运。代办托运的运费由孙某在收货后直接给付承运人。孙某未提交有效证据证明其主张。嘉禾木公司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法庭提交了货物运输合同,合同中明确载明,运费由客户支付。同时,嘉禾木公司提交的运输司机杨某的证人证言中也表明,应由孙某给付承运人托运费。综上,该院认为,涉案货物的运输方式应为代办托运。故该货物损毁、灭失的风险在嘉禾木公司将货物交付给第一承运人后即由孙某承担。孙某可对承运人的赔偿责任另案提起诉讼。现嘉禾木公司收到货款后已经履行了供货义务,不存在违约的情况,故该院对孙某要求嘉禾木公司返还化肥款及双倍返还定金的诉讼主张,不予支持。对嘉禾木公司不认可20 000元为定金的辩称意见,因前已述及的原因,该院不予采信。对嘉禾木公司不同意双倍返还定金及化肥款的意见,予以采信。综上所述,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一百四十二条、第一百四十五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孙某的全部诉讼请求。

  孙某不服一审法院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主要上诉理由是: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嘉禾木公司与孙某合作多年,嘉禾木公司清楚知道付款方式和交货地点为孙某打款后,嘉禾木公司负责送货至孙某经营住处。一审将涉案货物认定为嘉禾木公司代办托运,证据不足。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四十五条适用的前提是买卖双方没有约定交货地点或者约定不明确。而本案双方约定的交货地点是明确的,即孙某的经营住所。故货物风险应当自货物经孙某验收后转移,而不应当是嘉禾木公司交给承运人时转移。三、承运方是帮嘉禾木公司履行交付义务,责任应由嘉禾木公司承担。孙某与承运方之间无直接法律关系,一审判决一旦生效,将导致孙某诉求无门。上诉请求:1、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支持孙某一审的诉讼请求;2、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嘉禾木公司承担。

  嘉禾木公司服从一审法院判决。其针对孙某的上诉理由答辩称:一审认定20 000元的性质为定金错误。一审认定代办托运的事实是正确的。货已经安全运到了孙某指定的地点,孙某也已经把货卸走了一部分,具体卸了多少嘉禾木公司并不知情,嘉禾木公司在整个事件过程中没有任何过错。

  双方当事人在二审审理期间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在二审审理期间补充查明:孙某确认其接收了嘉禾木公司所供的肥料数量为12.7吨,并自行处理了上述货物。孙某与嘉禾木公司均认可肥料的交货地点为安丘景芝镇。

  本院查明的其他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在二审审理期间的陈述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虽然孙某未与嘉禾木公司签订书面买卖合同,但现有证据表明孙某给付嘉禾木公司货款,嘉禾木公司向孙某提供肥料,故据此可以认定孙某与嘉禾木公司之间存在事实上的买卖合同关系,该合同关系不违反国家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属有效。双方当事人在二审审理期间争议的焦点问题是:涉案货物是否为嘉禾木公司代办托运以及货物风险的转移时间?根据上述争议焦点,再结合孙某的上诉理由,本院评述如下:

  孙某与嘉禾木公司未书面约定交货地点及运费承担,孙某亦不是货物运输合同的相对方,且嘉禾木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已将货物运输合同的内容告知孙某,故不能确认货物的运输方式为代办托运。因孙某称双方口头约定交货地点为孙某在景芝镇的仓库,庭审中,嘉禾木公司对交货地点予以确认,且嘉禾木公司与承运人枫华公司签订的《货物运输合同书》约定的卸货地点为安丘景芝镇,故据此可以认定双方约定了交货地点,嘉禾木公司对交货地点是明知的。在约定了交货地点的情况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四十二条“标的物毁损、灭失的风险,在标的物交付之前由出卖人承担,交付之后由买受人承担”的规定,因嘉禾木公司未能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其供货数量,现庭审中孙某自认已接收货物12.7吨,并已自行处理,故孙某应承担其自认部分货物的责任,剩余货物应视为嘉禾木公司未交付,对于孙某未接收货物的责任应由嘉禾木公司承担,相应货款亦应退还孙某。一审认定涉案货物的运输方式为代办托运,货物毁损灭失的风险自货交承运人时转移,实属不当,本院予以改判。

  对于孙某主张双倍返还20 000元定金的问题。本院认为,因孙某与嘉禾木公司未签订书面买卖合同,孙某向嘉禾木公司支付的20 000元的打款凭证亦未明确为定金,嘉禾木公司职员贾某的录音证据更不能证明涉案的20 000元款项为定金,故孙某要求嘉禾木公司双倍返还定金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2)海民初字第06525号民事判决;

  二、北京嘉禾木科技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退还孙某货款五万五千八百二十八元;

  三、驳回孙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二千四百元,由孙某负担一千二百○四元(已交纳),由北京嘉禾木科技有限公司负担一千一百九十六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至一审法院)。

  二审案件受理费二千四百元,由孙某负担一千二百○四元(已交纳),由北京嘉禾木科技有限公司负担一千一百九十六元(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上一篇:北京京润汉青温室工程技术有限公司      下一篇:中秋节法律条文仍“悬空”
北京亦庄律师法律咨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