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北京亦庄律师法律咨询网,为您提供各种亦庄法律咨询服务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免费咨询
 黄继保律师的手机:1391-152-5319;如遇开庭无法回复您也可以短信留下联系方式!
您当前所在位置 >>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隐名股东可否提起诉讼要求确认股东资格?
律师合同网

隐名股东可否提起诉讼要求确认股东资格?

发布时间:2020-9-14  文章来源:  打印本文
信息提要
在诉讼方案上,隐名股东在提起排除执行诉讼时,笔者建议应当一并提起确认股东资格之诉。原因在于,如隐名股东提起执行异议之诉时仅按部就班要求排除执行,那么诉讼效果将仅止步于这一个执行案件。即便该案中隐名股东胜诉,如果其他债权人也通过执行程序来冻结争议股权,那么隐名股东将可能应对一个又一个案件。而一并提起确权之诉可以一劳永逸直接确认股东身份,进而进一步办理股权变更登记手续,避免后续风险。

  (一)隐名股东为何要提起确权之诉

  在诉讼方案上,隐名股东在提起排除执行诉讼时,笔者建议应当一并提起确认股东资格之诉。原因在于,如隐名股东提起执行异议之诉时仅按部就班要求排除执行,那么诉讼效果将仅止步于这一个执行案件。即便该案中隐名股东胜诉,如果其他债权人也通过执行程序来冻结争议股权,那么隐名股东将可能应对一个又一个案件。而一并提起确权之诉可以一劳永逸直接确认股东身份,进而进一步办理股权变更登记手续,避免后续风险。

  (二)隐名股东提起确权之诉的两种方案

  具体操作方式上,理论上隐名股东提起确认之诉有以下两种方案:

  第一种方案:由隐名股东在执行异议之诉中同时提出确认股东资格的诉讼请求。

  就此,根据《民诉法司法解释》第312条,对于案外人提起的执行异议之诉,人民法院将审查案外人就执行标的是否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案外人同时提出确认其权利的诉讼请求的,人民法院可以在判决中一并作出裁判。由此可见,无论案外人是否对执行标的提出确权的诉讼请求,审查实体权利的归属和性质,都是判断能否排除执行的前提和基础;如果案外人同时提出确权请求,法院应当一并作出裁判。据此,第一种方案具有法律依据。

  第二种方案:由隐名股东另案提出确认之诉。

  提起诉讼系当事人权利,正常情况下案外人选择他案起诉并无问题,但是,在本文探讨的特殊场景下,隐名股东提起他案诉讼容易产生司法混乱、损害司法权威。原因在于,很多情况下隐名股东作为案外人本身确系实际权利人,本文所涉核心争议并非是权利人身份真实与否、而是两种正当权利的博弈,是优先保护哪个的问题。因此,假设某些情形下隐名股东虽能证明自己实际权利人的身份但相较名义股东债权人的权利并不具有优先性的时候,隐名股东如在执行异议之诉中一并处理将不一定被法院支持或者即便支持也会在判决中阐述权利比较的问题,但在另案诉讼时却可获得确权生效法律文书。基于生效法律文书的既判力,隐名股东手持该等生效判决向执行法院要求排除执行将可能对执行工作甚至是执行异议之诉造成一定阻碍和影响。

  (三)最高院对于两种确权之诉方式的观点

  基于以上情况,最高院观点逐渐倾向于只能由执行异议之诉管辖法院一并审理争议标的的确权之诉,同时排除其他法院的确权诉讼的审理权和管辖权。最高院在2011年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权合理配置和科学运行的若干意见》第26条中已明确排除了其他法院关于该查封物的另案确权,也不支持当事人另案确权。《执行异议之诉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第五条亦提出:“执行标的已经被人民法院查封、扣押、冻结后,案外人以被执行人为被告单独提起确权之诉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案外人应当依照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的规定主张权利。”

  尽管如此,实践中隐名股东他案提起确认之诉的情形仍屡见不鲜,其中很大一部分系出于试图利用法院裁判文书既判力的力量来对抗执行,甚至出现很多虚假诉讼。

  (四)在争议股权被执行法院查封之前,如隐名股东已经另案提起确权之诉但尚未审结的应当处理?

  江苏高院在《关于执行疑难若干问题的解答》中认为:

  “执行法院采取执行措施前,债务人与案外人对该财产另案进行确权之诉的,如债权人没有参加诉讼,且债权人提供了案外人与债务人恶意串通进行虚假诉讼规避执行的初步证据的,在对财产保全之后,该确权诉讼应当中止审理,案外人应当依据民诉法第二百二十七条提出异议,已中止的确权之诉可以并入案外人异议之诉处理。”

  据此,笔者认为此时该确权之诉仍应由执行法院受理、在执行异议之诉中予以一并处理。同时,也应当看到,江苏高院该文件并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仅在江苏范围内具有指导功能,在非江苏地区如遇到此类情形,笔者认为参考借鉴江苏法院的处理方式较为合理。

上一篇:未经实际出资人的同意,名义股东对外转让股权是否有效?      下一篇:公司在诉讼过程中注销的处理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