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北京亦庄律师法律咨询网,为您提供各种亦庄法律咨询服务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免费咨询
 黄继保律师的手机:1391-152-5319;如遇开庭无法回复您也可以短信留下联系方式!
您当前所在位置 >> 网站首页 >> 案例分析 >>最高法院:实际出资人伪造名义股东签章将股权转让给自己,转让行为是否有效?
律师合同网

最高法院:实际出资人伪造名义股东签章将股权转让给自己,转让行为是否有效?

文章来源:  查看数:1028次  打印本文

信息提要
未经显名股东同意,隐名股东伪造显名股东签章订立股权转让合同将公司股权转让给自己的,该合同并不当然无效。显名股东知情后并未对合同内容提出异议,并以行为实际履行该合同的,股权转让合同对其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要旨

  未经显名股东同意,隐名股东伪造显名股东签章订立股权转让合同将公司股权转让给自己的,该合同并不当然无效。显名股东知情后并未对合同内容提出异议,并以行为实际履行该合同的,股权转让合同对其发生法律效力。

  案情简介

  一、2002年11月22日,东方株式会社和新锦途公司合资设立锦新公司,注册资本465万美元,其中东方株式会社出资456万美元,持股98.06%,新锦途公司出资9万美元,持股1.94%。新锦途的法定代表人韩锦途担任锦新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二、2006年9月1日,新锦途公司与东方株式会社签订《终止协议》,载明因东方株式会社不再投资,锦新公司终止。9月8日,韩锦途作为乙方与甲方东方株式会社签订《协议书》一份,约定东方株式会社将其持有的锦新公司98.06%股权、应缴出资额456万美元一次性全额等价转让给韩锦途。上述两份协议均有东方株式会社的盖章,后查明盖印章系伪造。

  三、2006年底,锦新公司完成工商变更登记,由合资企业变更为内资公司。2007年11月8日,东方株式会社又与锦新公司就合资成立锦途公司,并通过了外商投资主管部门的批准。事实上,东方株式会社仅是韩锦途在锦新公司的名义股东,韩锦途实际出资人。

  四、2009年6月4日,东方株式会社法定代表人郭越悦在发给韩锦途的邮件中认可东方株式会社仅为韩锦途的名义股东,其原注资由韩锦途提供,并同意韩锦途将合资公司变更为个人独资公司。

  五、2014年3月11日,东方株式会社以韩锦途伪造其签章为由提起诉讼,请求认定股权转让的《协议书》无效并恢复其在锦新公司的股东身份。本案经苏州中院一审,江苏高院二审,最高院再审,最终认定股权转让协议有效。

  裁判要点

  东方株式会社与韩锦途之间存在名义股东与实际股东的关系,韩锦途为实际出资人,东方株式会社仅为名义股东。即使涉案股权转让协议等文件上的签字印章系伪造,郭越跃作为东方株式会社法定代表人在2008年明确知道锦新公司股权登记已作变更,但东方株式会社在此后五年时间内未对涉案股权转让协议提出异议,并继续与股权登记变更后的锦新公司共同投资经营锦途公司,故应当视东方株式会社履行了涉案股权转让协议的内容,以其实际行为对涉案股权转让协议进行了追认,故涉案股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另外,由于东方株式会社仅为名义股东,并未实际出资锦新公司,其权益亦未因涉案股权转让行为受到实际损害,因此东方株式会社要求确认其仍为锦新公司股东并办理股权登记手续的主张未能得到法院的支持。

  实务经验总结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为避免未来发生类似败诉,提出如下建议:

  第一: 对于隐名股东来讲,在选择显明股东之初务必与显明股东签订代持股协议,在协议中特别约定隐名股东显名化的具体方法与途径,以及各自在公司中的权利义务和责任。另外,隐名股东要保留好将出资转给显名股东的相应记录,以便证明自己实际出资。隐名股东在显名的过程中尽量取得显名股东的配合,不要通过伪造公章的方式自行操作,以免事后显名股东不认可,徒增麻烦。

  第二:对于显名股东来讲,其务必要按照代持股协议的约定行使自己的权利,在发现隐名股东采取伪造公章此类不诚信的手段侵犯自己的合法权益时,需要及时声明并拒绝履行,否则在认可且实际履行的情况下,再向法院主张协议无效,恢复股东资格将不会得到法院的支持。

  相关法律规定

  《公司法》

  第三十二条 有限责任公司应当置备股东名册,记载下列事项:

  (一)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及住所;

  (二)股东的出资额;

  (三)出资证明书编号。

  记载于股东名册的股东,可以依股东名册主张行使股东权利。

  公司应当将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向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登记事项发生变更的,应当办理变更登记。未经登记或者变更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

  《公司法司法解释三》

  第二十四条 有限责任公司的实际出资人与名义出资人订立合同,约定由实际出资人出资并享有投资权益,以名义出资人为名义股东,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对该合同效力发生争议的,如无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情形,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合同有效。

  前款规定的实际出资人与名义股东因投资权益的归属发生争议,实际出资人以其实际履行了出资义务为由向名义股东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名义股东以公司股东名册记载、公司登记机关登记为由否认实际出资人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实际出资人未经公司其他股东半数以上同意,请求公司变更股东、签发出资证明书、记载于股东名册、记载于公司章程并办理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原创: 唐青林李舒张德荣 公司法权威解读   本文由亦庄律师提供

上一篇:最高法院:设定质权的股权比例因公司增资扩股而缩减,质权人优先受偿的股权份额如何确定?      下一篇:王建律师
北京亦庄律师法律咨询网